911色色色
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
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导航
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

◆ 先锋视频-> 日韩情色 欧美性爱 经典三级 国产精品 强奸乱伦 变态另类 制服丝袜 艳舞写真 同性同志 偷拍自拍
◆ BT核工厂-> 最新合集 亚洲无码 日本骑兵 欧美无码 三级剧情 网盘一区 网盘二区 成人动漫
◆ 情色文学-> 激情文学 校园激情 性爱技巧 淫色淫妻 意淫强奸 家庭乱伦 情色武侠 【 关 注 收 藏 本 站 】
◆ 精品色图-> 亚洲性爱 偷窥自拍 性爱自拍 欧美性爱 唯美裸女 裸模艺术 极致诱惑 明星专区 另类同人 动漫视频
◆ 在线视频-> 网友自拍 少妇人妻 中文无码 国语合集 明星热门 制服风骚 偷拍调教 长片系列 国产三级 欧美性爱

妻子晚上在胡同裡和別人做愛

<- 淫色淫妻 <- 情色文学 <- 911色色色

【新生春情】作者:不详,爱上小阿姨,我傻傻的将我女友奉献,三人成行。妻子晚上在胡同裡和別人做愛,【卖Sister】(全)作者:小鸡汤,我和老师的大半天,【欲望漩涡】(5-6)作者:chunjingshui568,让女人无比兴奋的性爱技巧。妻子晚上在胡同裡和別人做愛,【我和学生】作者:不详,性奴的无后路。

上一页:少婦之為了保住家 下一页:

妻子晚上在胡同裡和別人做愛

 我和老婆的性生活一直充满了情趣,这种情趣是在八年的婚姻生活中一点点积累起来交逐渐浓厚的。我们都知道,夫妻生活在一起久了,必然会产生厌倦,包括性生活,所以我们大约在结婚一年后就讨论过如何使我们的性生活保持新鲜感。讨论的时候,我发现老婆和我一样,有一种很强的童心和埋在心底的*乱慾望。于是我们不谋而合,决定在今后的生活中加入一些性的调料,当然,一切都会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绝对不能让熟悉的人知道,毕竟,我们还需要平静的生活。
于是,我们从一些小动作开始,比如在公车上她帮我手*或她心甘情愿地被别人吃豆腐,比如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共同上公用男厕所或女厕所里性感,再比如她不穿内衣去逛街,下面插一根不太粗也不太长的橡胶棒。每一次我们都在紧张中领略着一种不同寻常的刺激,并乐此不疲。
对了,先介绍一下我老婆吧。她今年31岁,一米六四,体态丰满而绝不肥胖,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论长相也就中等偏上吧,喜欢留一头直直的长髮,眉目清秀,常带着一种迷惑人的羞涩。她在区政府的一个科室上班,而且已经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副科级干部了。
那天大概是夜里十点钟吧,我和老婆在外面吃饭回来。为了健康需要,我们从饭店步行回家。不太远,但中间要经过几个偏僻的胡同。我们边走边聊。我忽然灵机一动,说:「老婆,如果你一个人走在这里怕不怕?」
老婆笑着说:「不怕。」
我说:「你不怕有流氓?」
老婆说:「流氓有什么可怕?不就是想佔点便宜吗,又不会要人命。」
我说:「你不会反抗?」
老婆很认真地想了想,撒娇地说:「当然不会了,他爱怎样就怎样了,说不定……我还会……还会……」
「还会怎样?」我追问道。
「还会配合他呢。」老婆说完搂着我笑起来。
我也笑了,拍了拍她丰满的屁股,小声说:「我知道,其实你巴不得有别的男人上你一次呢!」
老婆也反击地一手抓住我的下面,笑嘻嘻地说:「是又怎样,你只有一个东西满足不了我呀。」
我们平时这样嘻闹惯了,而且四周无人,没有什么顾忌。我们小声闹着,走着。一会儿后,我的手无意间从后面伸进她的胯下一摸,天哪,竟然湿了。
我刚要取笑她,她忽然小声冲我「嘘」了一声,说:「前面有人。」
我抬头一看,远处是有一个人影,正慢吞吞地向我们走来,看样子是个男人。那一瞬间,我有了一个主意,我拉住她,坏坏地笑着说:「老婆,咱们玩个游戏,那是个男人,你敢不敢和他玩玩儿?」
老婆打了我一下:「讨厌啦,谁知道是好人坏人?」
我说:「看那样子不可能是坏人,再说有我在,你怕什么,只不过让他佔点便宜而已,没关係的。」
老婆知道我们又要玩游戏了,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脸潮红地笑着,说:「好吧,你躲起来,看我的。」
于是,我躲到一面墙的拐角处,藉着昏暗的路灯向外窥视。老婆向我做了一个调皮的手势,示意我不要动,然后拽了拽衣裙。我老婆今天穿的是一身浅蓝色的套裙,很像职业装,很有型,把她的胸、腰、臀勾勒得线条清晰,两条白嫩的长腿露在外面,既端庄,又性感。
那人影越走越近了,忽然发出两声咳嗽,听声音好像……好像是个老头儿。
老婆显然也听出来了,回头向我看了看,面色有点为难。不知为什么,我冲她挥挥手,示意她过去。于是,老婆不再犹豫,慢慢地向那人迎面走去。
不一会儿,她与那人就要相遇了,而我此时也终于看清那个的面目,是的,那是一个老头儿,看样子有五十多岁吧,背着手,慢条斯理地走着,那双老眼直直地盯着我老婆。而我老婆低着头,我从后看不到她的表情。就在两人即将交错时,就听我老婆「哎呀」一声,好像被什么绊了一下,竟张着手向老头儿扑去。
那老头吓了一跳,但反应还算迅速,也张开手把我老婆接住,一瞬间,两个人竟然牢牢地抱在一起。
我老婆并没有马上挣脱开,只是紧张地说:「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老伯,谢谢你呀。」
那老头儿竟也没有马上放开我老婆,还拍了拍她的后背,说:「不要怕不要怕,姑娘,走路要小心些呀。」
我老婆这才鬆开手,想试着向前走,随即又「哎呀」一声,然后就蹲在地上,捂着脚踝,呻吟着说:「我的脚……好像扭了。」
老头儿连忙也蹲下来,关切地问:「哪里?哪里扭了?我看看」然后摸向我老婆的脚。
我老婆站起来,伸出右脚,说:「就是这只,哎哟,好疼呀……」
我心里暗笑:老婆的戏演的太完美了!
那老头儿握住老婆的右脚,慢慢揉起来,边揉边说:「姑娘,你放心,我年青时学过中医,对按摩很在行的,放心,我给你揉揉,很快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老头儿倒也像些模样。我老婆被他一揉,禁不住呻吟起来,那声音听起来……嘿嘿,谁都可以想像得到,而且单听那声音,是怎样理解都行的。果然,不一会儿,老头儿就抬起头来看我老婆,那目光中分明已经有了色意。
老婆正在享受,听那老头儿说:「姑娘,你把脚抬起来点,我这样低头好累呀。」
老婆听话地抬起脚,手扶着旁边的墙。我马上明白过来了:老头儿要行动了!
你想啊,我老婆的脚抬起来后,她那短短的裙子也就抬高了,而老头儿从下向上看,那里面的内裤不就尽收眼底了吗?好个老头,果然不太厚道。
老头一边揉着,一边不时用扫一眼老婆的裙内,慢慢地,他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向上移动,越过小腿、膝盖,还在向上……突然,我老婆身子一震,吟叫了一声:「老伯,你摸到……摸到我的下面了呀。」
老头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顾忌,竟直接在我老婆的裙子里隔着内裤抚摸起来,色吟吟地说:「姑娘,你的这里怎么湿了?不是出的汗吧?」
老婆扶着墙,无力地说:「讨厌了老伯,你这样……这样摸我,人家……人家能不湿吗?」
老头兴奋地把脸贴近我老婆的双腿,慢慢地竟然把头钻进她的裙子里,嘴里说着:「姑娘,想不到你这么容易起性啊?让我看看,闻闻,骚不骚啊?」
看来,老头已彻底放开了,什么也不顾了。
老婆显然也大受刺激。慢慢地呻吟着:「老伯,说什么起性啊,人家……人家才没有呢,是你……为老不尊,调戏人家嘛……哎呀,老伯,你在……干什么呀?不要……不要亲人家那里嘛,啊……」
很明显,那老头已经隔着内裤亲上了我老婆的关键部位。我看得爽极了。
我老婆一只手扶着老头儿的头,胯部不停地扭动着,看来被老头弄得舒服无比。一会儿后,老头伸出头来,*笑着把我老婆的内裤脱到膝盖,我老婆娇声叫着:「老伯,不要啊……不要脱人家的内裤嘛,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好羞啊,讨厌,你还摸,不要啊,会被别人看到……」
老头果然住手了,向四周看了看,站起来,搂过我老婆,色迷迷地说:「小姐,要不咱们换个地方?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开个价吧?」
我暗自好笑,原来他是把我老婆当成鸡了,怪不得这么快就色胆包天。看来平时这个老头儿也没少叫鸡。
老婆一把推开他,嗔怪道:「你把人家当什么人了?我可是正经人。」说完就去拽被老头脱下的内裤。
老头嘿嘿一笑,拦住她的动作,手还很不老实地摸了一把我老婆的胯下说:「小姐,别呀,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是,你是正经人,正经到这里都湿了。嘿嘿……」
我想,老婆大概会到此为止吧,再玩下去说不定会发生什么。谁知老婆的下面被那老头一摸,又禁不住长吟一声,一副很享受的样子。老头**地看着她,好像心里有了底。趁老婆在享受,他再次蹲下来,把老婆的短裙捲到了腰际,这样,我老婆的整个下体全都露在外面,白嫩的肌肤,浑圆的屁股,还有诱人的黑三角,连我看了都不禁老二挺立。
#2
老头蹲在我老婆面前,脸正对着那丛茂密的阴毛,他双手抚着我老婆的屁股,一脸馋相地看着女人最美的部位,嘴里念叨着:「乖乖,这么好看,年青女人的大腿、屁股、还有……这些毛,啊——好多年没见过了。」
边念着,把慢慢地把脸贴向我老婆的阴部,那样子像拥抱一件渴望多年终于到手的珍贵器物一样,竟有些深情的味道。我感觉好笑极了,看来这个老色棍没见过什么好女人,恐怕只玩儿过几次老野鸡吧。今天有这样的艳福,不乐晕才怪。
老头已经把整个脸贴在我老婆的阴部,嘴正对着那丛阴毛的下面,还不停地拱着,看样子舌头已经伸出来了,在舔我老婆的阴蒂。而此时我老婆也无限惬意,把两条白嫩的腿略张开,好让老头儿的嘴更深入些,双手扶着老头的头,胯部摇晃着,嘴里发出连绵不断的深吟声。我又一次体会到老婆的*蕩,居然能让一个老头弄得这么舒服,况且,只是舔舔而已。
正看得兴奋不已,老婆忽然停下来,推开老头的脑袋,并飞快地提上内裤,放下裙子,一时把老头弄得愣头愣脑,张着那张沾满蜜汁的嘴看着我老婆。老婆满脸潮红地拉起老头儿无限妩媚地说:「老伯,实话告诉你吧,我是做那一行的,不能白和你玩儿,说吧,你给多少钱?」
这回是我愣在那里,刚才我还以为老婆突然决定不再玩下去了,谁知她……她竟然想玩得大些,而且说自己是妓女,我一时有点摸不着头脑。
老头一下明白过来,咧着嘴笑了:「我说的嘛,一看你就像做鸡的,嘿嘿,我是不会看走眼的。」
我心里暗骂一句:老色棍,你家女人才是做鸡的呢!
老婆真的像妓女一样,搂着老头的肩,大咧咧地说:「说吧,老伯,能给多少钱?」
天哪,那样子还是我那公务员的老婆吗?
老头连连点头:「好,我给,我给,」
便开始翻起衣兜来,半天翻出一迭皱巴巴的纸币,「我只有这些了,你看够不够?」
老婆接过去,粗略一看,说:「就这么点儿?才三十多块,我就那么不值钱吗?」
老头苦着脸,已在哀求了:「姑娘,我就这些了,这还是这一周的生活费,求求你,让我弄一次吧。」
老婆「扑嗤」一声笑了:「老伯,把一周的生活费搭上,就想弄一次,况且还这么少,好像不行吧?」
老头猴急了:「要不,我回家,我那被底下还有二十多块钱,都给你,求求你了姑娘。」
我老婆歎了一口气:「唉,这么大年纪了,这么困难还要干这种事,好吧,就像我做好事,不过,先说好,要听我的。」
说完,真的把钱揣进了口袋。
我暗叫:老婆,你真的把自己当妓女了吗?
老头连连点头,一时站在那里不知该做什么。老婆大方地搂过老头,说:「老伯,咱们往旁边AAAA,机灵点,听见有动静赶紧走。」
老头连声答应。我想,这老头刚才那股色劲哪儿去了?现在好像不是他玩我老婆,而是我老婆在玩儿她。
唉,我这个老婆呀,调皮的可以,*蕩的可以……
此时,我老婆已搂着那老头AA在距我很近的墙边,与我只相距一个拐角。我忙把躲起来,再探头一看,两人就像在我面前一样,只不过我老婆把角度调得很好:那老头斜着背对我,我老婆斜着面向我,这样,不仅老头看不见我,我还能清晰地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我知道,老婆是想让我近距离地看一场好戏。老婆的眼睛飞快地瞟了我一下,还做了一个鬼脸儿。
站定后,老婆问老头:「老伯呀,多久没做了?」
老头说:「快……快半年了。」
老婆娇媚地笑着:「这么久了,想女人?」
老头说:「嗯,想,想的要死。」
老婆又问:「那……我好看吗?」
老头显是急了:「好看好看,姑娘,别逗我了,我……咱们来吧!」说完就去抱我老婆。
老婆笑着挡开,说:「别急嘛,老伯,你想怎么玩儿?」
老头真有些受不了了:「还能怎么玩儿?就是干呗,来吧,我……我……」说着还要动手。
老婆又拦住:「老伯,你不想看看我的……这个吗?」
边说边解开上衣的扣子,把短衫撩起来,露出粉红色的蕾边乳罩。
我老婆的乳房不小,肉鼓鼓地把乳罩撑起很高。就见老头立刻伸出手,把乳罩推上去,我老婆两个雪白的乳房弹出来,老头一手一个,使劲揉搓起来。我老婆开始闭眼享受。只一会儿,老头嫌摸着不过瘾,竟上前一口含住乳头,咂咂地吃起来。我老婆定是很舒服,抱着老头,轻声呻吟。
吃了一会儿后,老头径直把我老婆的裙子撩起来,又把内裤拽下,一根手指直接探入我老婆的小穴里,弄得她「啊——」的一声。
老头在那里忙活着,我清楚地看到我老婆脸上陶醉的样子,她还不时地睁开眼,看着我,用舌头舔着嘴唇,那样子真的像……像妓女一样。我的下面硬得要命,也不禁伸手自摸起来。眼看着一个老头儿享受着自己的老婆,而自己却只能自摸,是不是惨了点?不过说真的,我喜欢这样。
老头终于停下来,手放在自己腰间,看样子是想解裤子。老婆及时拦住了他,气吁吁地说:「等一下,让我来。」
老头听话地不动了。我老婆先是把手放在老头的裆部揉了揉,说:「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还能硬成这样,好厉害呀。」
老头嘿嘿笑着:「那当然,我年青的时候比现在还厉害。」
老婆慢慢地解开老头的腰带,向下脱他的裤子,我在后面看得很清楚,老头的腿还算壮实,只是,他竟然穿着一个花花的三角裤,我差点笑出声来。
老婆也笑了:「老伯,你怎么穿一个女人的内裤啊?」
老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嘿嘿,穿着舒服呗。」
我暗想:真是个老*棍。
老婆止住笑,又向下脱老头的花裤衩,我看不到前面的情景,只看到一个圆圆的龟头有力地弹出来,老婆轻叫了一声:「老伯,你的好大呀,真难为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还这么……有劲儿。」
老头彷彿恢复了自信:「嘿嘿,厉害吧,你喜欢吗?」
老婆一把握住老头的鸡巴,脸红红地说:「喜欢。」
然后蹲下来,把脸向鸡巴凑了凑,又猛地闪开:「老伯,你的味道……好浓啊。」
老头不客气地说:「做你们这行的,还怕这个吗?哈哈……」
老婆又看了看那鸡巴,可能是受不了诱惑吧,用手套弄起来。老头舒服地哼出了声:「姑娘,不要光是……用手攥着,用嘴吧。」
说完,挺起胯部,把鸡巴向我老婆的嘴边送来。老婆本能向后闪了闪,又飞快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彷彿下了很大决心一样,闭上眼,迎着老头的鸡巴,一口含住。
其实我老婆对口交并不反对,有时候还十分热爱。我想怕是因为老头长时间不洗澡,鸡巴上的味太大了的原因。不过开始她还闭着眼睛,有一种痛苦的神情,只过了一会儿,就开始瞇起媚眼,一会儿抬头看看老头,一会儿看看我,老头那粗壮的鸡巴在她嘴里进进出出,那深紫色的龟头被她啜得乾净发亮。老头是主动在她嘴里抽送着,爽得不停地哼哼,嘴里说着:「啊……真他妈过瘾啊,这年青女人……的嘴,干起来……也这么舒服,啊- 舒服……真舒服,我干……我干,好姑娘,我哇你嘴……我哇……你嘴……」
老头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不得不用手时不时挡着他,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样插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老头突然从我老婆口中拨出鸡巴,喘着气说:「不行了,先别动,我要出来了。」
略停了一会儿,老头才长出一口气,说:「还好,没出来。」
老婆笑着抹了抹嘴唇,站起来:「老伯,这么快就不行了,你不是很厉害吗?」
老头连声说:「你厉害,是你厉害,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家……吃我老头的鸡巴,谁……谁受得了啊。」
老婆娇笑着再次握住老头的鸡巴:「还让不让我吃了?」
「不了不了,姑娘,来,用你下面的嘴吃。」
说完,把我老婆的身体转过去,让我老婆撅起屁股,又把裙子撩起来,我老婆丰满白晰的臀部对着他,我甚至能看到她腿根处流淌的*汁。
我一看,终于到最关键时刻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玩下去,如果继续,那么我老婆就真的要被这个老头干了,这样会不会出格了些A次依掀诺难樱共幌虢腰偎担矣兄帜某宥芟M吹嚼掀疟焕贤犯伞S谑俏揖龆u欢磺刑纠掀抛髦鳌?
老婆没有反抗的意思,相反,她撅着屁股竟然主动向后AA了AA,好像希望老头的鸡巴马上插进去一样。然后,她竟然还手向后伸,抓住老头的鸡巴,嘴里说着:「老伯,来吧……干我,插进来吧,我是……妓女,你花了钱的,来吧……」
看来,老婆真把自己当妓女了。我知道,老婆在放纵的时候,会说出很多让人吃惊的话来,不过,我听起来会更兴奋。
老头当然挡不住诱惑,见老婆这么主动,不禁得意起来,*笑着说:「我说嘛,婊子就是婊子,都一样欠干!」
这话显是侮辱人的话,可我知道老婆在兴奋的时候喜欢被侮辱。果然,老婆颤声说:「是的,老伯……我是婊子,我欠干……来呀,哇我吧……插进来吧,我需要你的……你的鸡巴。」
老头听了,兴奋地扶住我老婆的屁股,一只手把着自己的鸡巴,说一声:「婊子,我要哇你了!」然后一插而没。
我一下子血往上涌:我老婆终于还是被这个老头子干了。虽说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别的男人干,但被老头儿干还是头一回。看来,不管年龄大小,我老婆只要有根鸡巴就行。也许,正因为有悖常理,她才会更兴奋吧。
老头不急不缓地抽动着,但每一次都插得很深。我老婆在那里发出爽透肺腑的呻吟声:「啊……哦……老伯,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还这么厉害,插得好……深啊,到……子宫了,好舒服……哇啊……哇我这个婊子吧……我愿意让老头……哇啊。」
老头下面舒服着,听了我老婆的话,心里当然也舒服:「啊……这么好的闺女,出来干这行,让……好多男人哇,是不是……又舒服……又挣钱啊?想不到……老了老了,还有这样的……福气,能哇到你……死了也值。」
我老婆先是被老头逗弄了半天,早就*心大起了,这回终于干上了,一定是爽翻了。她喜欢在性感里说些浪话,无所顾忌。这一点我早有领教,而且我也喜欢她这样。果然,老婆的话越说越浪了:「老伯……啊……人家可是头一回……
被老头子……干啊,想不到老头儿也有这么硬……这么粗的……鸡巴,早知道,早就和老头儿……干了。「
老头也邪得可以,嘿嘿一笑,说:「老头子厉害的……多去了,我们……最愿意哇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像你这样的,年纪和我闺女……差不多,嘿嘿,一哇……就出水。」
「啊?——你哇过……你闺女?老伯,你……真的?」
「说句实话吧,我倒是……想过,但没敢,就是现在……她嫁人了,让别人……干了,我还……想哪。」哈哈,想不到这老头儿下流到连自己女儿都想上,实在大出意料。
不过更出我意料的是我老婆,她竟然呻吟着说:「老伯,那你就……把我当成……你女儿吧,你现在哇着的……就是你的女儿啊!」
那老头一听更兴奋了:「好啊好啊……我的年纪也和你爸差不多吧?那你就……把我也当成你爸吧,闺女……我的好闺女,你肯让爸……哇了?」
这老头儿,真是畜牲,竟要把我老婆往乱伦的沟里带。还没等我多想,就听老婆娇声说:「哪有……爸爸哇女儿的?不过……如果真的……哇起来,一定好刺激……啊……爸爸……是你吗?是你吗?是你……在哇我吗?」
老头反应很快,配合道:「是我呀,我的好闺女……爸早就想……哇你了,你……不愿意?」
老婆接道:「不……女儿愿意,因为……爸爸的鸡巴好大呀,插在女儿的……逼里……涨涨的……麻麻的,啊……爸,你哇死……女儿了……」
老头动作突然快起来,与我老婆的交合处发出响亮的「叭叽」声:「闺女……好闺女,爸爸要射了,全……射在你逼里,给你……给你爸的精液,啊……哦……」
与此同时,老婆也跨上了巅峰:「我也要来了……啊……啊,爸,射吧……把你老鸡巴里的……精液全给我,射呀……射呀……哇啊……爸呀……哇死我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
两人累得不行了,都扶着墙喘气。还是老婆年青,恢复得快,也没有清理身体,慢慢地穿好衣服,柔声对老头说:「老伯,走吧,回家去吧。」然后从兜里掏出那迭皱巴巴的钱,塞到老头的上衣兜里:「以后别这样了,岁数大了,身体要紧。」然后,替老头整理好衣服,推着他走了几步,那老头儿像木头一样任凭摆弄,一步三回头地往回走,那背竟有些弯了。
直到老头走远,老婆才来到傻愣愣的我面前,笑着说:「你没事吧?」
我半天才醒过神来,冲她伸出一根大拇指,然后拉起她飞快地往回走。
老婆急得大叫:「哎呀,慢点啊,你慢点,这么着急干嘛呀?」
我停下来,眼睛像要喷出火一样,狠狠地说出两个字:「干你!」

猜你喜欢

:| 【师母的诱惑】 | 奸情 | 【驯服女教师】作者:不详 | 涩情全本 | 浪情侠女【全本】 | 嫖母恋歌 | 淫在医院【完】 | 芷如和蓓蓓的故事 | 美妙的阴蒂爱抚 | 絒全集底霭 |
正 在 载 入 中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911AAA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